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代教授在祝家吃早饭(2/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也不问她昨天学的那句俄语忘没忘,而是趁着就在餐厅,坐在餐桌前,兴冲冲的说:“我教你俄语饺子怎么说。”

  他教一遍,杨玉燕学一遍,他也不说她学的对不对,好不好,而是说:“你知道吗?俄国的饺子里会包酸奶酪,他们的饺子翻译过来叫俄式酸奶饺子。”

  杨玉燕被俄国的酸奶饺子震住了!

  “酸奶饺子?那是什么味啊?”一听就很黑暗料理。

  祝颜舒笑着说:“街上有俄国餐馆,你要是好奇,咱们去尝一尝,专门就点这个酸奶饺子吃。”

  桌上的话题自然就转向了各种美食,杨玉燕刚学会一个新奇的怪词,十分有表现欲,不停的念着玩,对着桌上每一个人念。祝颜舒、苏纯钧的发言都很标准,唯有杨玉蝉,她只学过半年,现在忘得差不多了,跟着祝颜舒后面读还没事,一会儿就被杨玉燕给带跑了。

  听到一个学生发错音,代教授立刻就把目光移过去,含笑凝睇,一点都不严厉可怕。

  可杨玉蝉却反而羞出了一身汗,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好了,怎么忘得这么快?这下要让代教授失望了。

  祝颜舒知道杨玉蝉的自尊心重,扶着她的肩对代教授介绍:“这是我的大女儿,小蝉,给代教授问好呀。”

  杨玉蝉立刻起来,给代教授鞠了个躬,有些激动的说:“代教授,我一直特别崇拜您!我和我的同学都特别崇拜您!”不过代教授的课,他们是都没上过的,没有推荐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日后都不打算进入政府部门做翻译,代教授主讲外文,他们觉得跟他们的生活太遥远了。

  代玉书笑着说:“坐下说话,坐下说。我记得你,你跟几个同学办的读书会十分受欢迎,我一次都没有落下,每回都去你们的读书会上找书看。”

  杨玉蝉一听这话,脸顿时红了,浑身充满了氢气一般,要像气球一样飘起来了。

  代玉书转头对祝颜舒说:“我听说您是祝老先生的女儿以后,就一直非常敬佩您了。我无缘见到祝老先生金面,却从您的身上看到了祝老先生的风骨。当年祝老先生向各个学校共捐了几万本书,现在我们大学里的图书馆还珍藏着当年祝老先生捐赠的书籍,替学生开目启明,祝老先生走了在我们所有人的前面。”

  祝颜舒听到提起了父亲,面容微肃,静静听完才解释:“您误会了,这是小蝉和他的同学们做的工作,与我无关。”

  代玉书笑着说:“没有您的支持,哪里可能成功呢?”

  祝颜舒笑着摆手:“我不及父亲半分,最多是出了些钱罢了,一些阿堵物而已,拿出来说反倒是引人嘲笑。”

  代玉书嘲讽道:“若真有那清高绝俗的人儿不靠阿堵物生活,我还真愿意见识见识呢!”

  祝颜舒笑起来,指着苏纯钧说:“这时瞧出来了,果然是师徒呢。”

  苏纯钧平时说话偶尔也会冒出这个调调,现在杨玉燕也有几分。

  一桌的人都笑起来,唯有杨玉蝉心不在焉,刚才飘飘欲仙,现在像是过了四个小时的氢气球,已经无法再升高,正在缓缓降落。代教授的直言不讳令她更加自惭。人人都看清的事,她看不清。

  她到底自误了多久呢……

  张妈端着饭菜过来了!

  浓浓的香气杀人于无形。

  张妈特意将肉燥子饼摆在了代教授的面前,笑着说:“您多吃点。”

  代玉书忙道:“让您费心了。”

  张妈:“不用客气!苏老师可从来不客气。”然后在苏纯钧面前也放了一盘,不过是鸡蛋咸菜饼,还多摆了一碗甜酱,都快成自家人了,张妈也不跟他客气,直接说:“你凑和点吃吧,今早没功夫做。”

  苏纯钧果然不客气,揭开饼皮笑道:“还有鸡蛋呢,下回您只放咸菜就行了。”

  张妈笑道:“那我听您的,还省了我的事呢。”

  杨玉燕的最简单,外面买的包子两只。

  杨玉蝉今天也是吃包子,张妈一起买的。

  最后是祝颜舒的早饭,最麻烦,也最香,一碗热气腾腾的黄鱼面。

  一上桌人人的眼晴都往那边看。

  张妈欢喜道:“那卖鱼的可算来了!我一早上看到他就高兴!太太,快尝尝。”

  祝颜舒也是双目放光采,喝了口汤,笑道:“好鲜!可馋死我了!”

  张妈:“太太您吃着好就行。我让他还跟以前一样,每天早上送两条过来。”

  张妈的早饭是鲜肉元宵,她喜欢吃这个,特意多包了,每天早上下一碗,全是她的。

  张妈躲去客厅吃了,不然她在这里吃叫杨玉燕看到了,她一定也说要吃!那张妈就不得不把早饭让出去了。

  张妈躲出去,代玉书有些不解,他看得出来这一家人跟张妈的感情十分真诚,必不会跟她讲究这主仆之别。难道是因为今天有客人张妈才出去吃的?

  苏纯钧小声跟他说:“张妈躲出去吃好的了。”

  张妈在隔窗之外的客厅扬声道:“苏老师,我听得见!”

  代玉书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真是一家子妙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