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江湖一场梦 第三十一章 各怀心思(1/2)
侯爷缠婚:青梅小毒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苍梧山下,梧桐镇东,引凤居。

  秋来亭,珠帘玉缀,几顷银杏,叶卷秋风。

  “好个月长思,竟然不把本宫放在眼里,真是岂有此理。”皇甫怿面容阴沉,拍案怒道。

  他的对面,有一人白衣如雪,风华绝代,正是百里绝世。

  “月长思有惊世之才,自然傲了些,殿下只管真心诚意,焉知月长思不会被殿下的诚心给打动?”

  “重华,你是没看到月长思那高傲的样子,实在让本宫受不了。”皇甫怿皱眉,面容十分不爽。

  百里绝世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的道:“殿下为何受不了,殿下应该知道当年先帝曾五访东海降仙岛拜请天下第一高人玉麒子为国师,何曾如殿下这般感到委屈?殿下若实在觉得月长思恃才傲世,而殿下又不愿纡尊降贵,那就此打道回帝都吧。”

  皇甫怿脸色一变,道:“这怎么行,本宫还未完成父皇交代的事,如何有脸回帝都?”说着眼中冷意流动,“本宫若是回帝都了,岂不便宜了皇甫云倾?”

  “殿下明白就好。”百里绝世目光沉静如水,淡淡说道。

  “对了重华,拿下月长思或许还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入手。”皇甫怿目光闪动,沉吟道。

  “殿下指的是······”

  “是一个黑衣女子。”皇甫怿回想起那个女子的脸,心中没由来的一怔,“一个长得非常······丑陋的女子。”

  皇甫怿话语有些停顿。因为他此刻想起那张脸,突然发现抛去那些黑痕,那个女子的五官其实长得异常精美,精致的眉眼,秀挺的鼻梁,精美的红唇,线条优美的轮廓,细看之下,只觉那双眸子底下隐含着淡淡的柔媚与清雅,竟是十分的夺人心魂。

  若是没有那黑痕,定是倾城倾国之姿。

  可惜,已经毁了容。

  皇甫怿虽然惊艳于那女子的美,但对于一个已经毁了容的美人,他可没半点兴趣。

  百里绝世执杯的手指不着痕迹收紧,脑中浮现的就是那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淡淡问道:“那女子是什么人?”

  “重华可有听说过这个女子?”皇甫怿定定的看着他,说道,“重华也是一名江湖人,应该听说过这个女子才对。”

  百里绝世心中冷笑。这个女子他岂止听说过,那是他的女人,她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未曾听说过。”百里绝世同样定定的看着他,一片坦然。

  皇甫怿移开目光,道:“这女子不知和月长思是什么关系,那月长思甚是看重她,甚至不惜破了誓言为她下山寻药,如果我们从这个女子入手,必定事半功倍。重华你认为如何?”

  皇甫怿不是江湖人,在江湖上几乎没任何势力。近段时间之所以能在江湖上建立一小部分势力,得益于精絶宫的帮助。虽然他曾经没往江湖上发展势力,也听说过一些大名鼎鼎的江湖人物,譬如叶蓝天,唐柔,凤焚歌等,但是对于赵玉这种小人物,他自然没留心过。

  “寻药?”

  “没错。”皇甫怿道,“听月长思说这个女子身中奇毒,以至于毁容。”

  “那殿下何不帮帮月长思?”百里绝世浅啜清茶,目光深沉。

  想到这件事,皇甫怿就心生悔意。于是有些不自在的道:“皇甫云倾提过要帮忙,可月长思拒绝了。”

  “哦?”百里绝世放下茶杯,幽幽问道,“那殿下打算如何做?”

  皇甫怿目光一沉,语音冰冷:“挟持那女子,逼他就范。”

  百里绝世的眼中一丝杀意闪过,淡得没人能发现,面不改色道:“此举不妥。”

  “如何不妥?”皇甫怿剑眉一皱。

  百里绝世语音有些冷,淡淡说道:“殿下也说此女子对月长思极为重要,若是冒然行动,只怕会引起月长思的反感,得不偿失。”

  皇甫怿闻言,想了想,恍然道:“重华你说的没错。可我们到底要如何做才能让月长思为本宫效力?”

  “先查。”百里绝世语音清淡,“查清楚这个女子与月长思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何把柄可用,查清楚了一切自然会水到渠成。”

  “重华果然思虑周全。”皇甫怿连连赞道,“那么此事就有劳重华了。”

  “殿下放心。”百里绝世淡然一笑。

  与此同时,梧桐镇南,花千阁。

  窗台上,几支梅树桠横斜。

  皇甫云倾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远方,目光有些阴沉,有些苍茫。

  通过今天的事情来看,想要招揽月长思并不容易。他也需要寻找新的突破口。

  “王爷,云姑娘到了。”有侍女前来禀报。

  皇甫云倾眼中换了另一种色彩,语音有些轻快:“快请她进来。”

  他的话音一落,门口款款走进来一位青衣美艳女子,正是云容鸢。

  “容鸢见过王爷。”

  皇甫云倾挥了挥手道:“不必多礼了,这一路风尘仆仆,辛苦你了。”

  “容鸢不辛苦。”她的眼中有流光溢彩的欣喜,似有若无的洒在面前尊贵男子的身上。她本来是跟着他一起来的,但中途有点事耽搁了几日。

  “这一趟可有收获?”

  云容鸢轻柔一笑道:“容鸢不负王爷的重托,自然是查到了一些消息。”

  “说来听听。”皇甫云倾精神一震。

  “王爷应该知道武林三大美人之一,天山瑶池宫宫主凤焚歌。”云容鸢徐徐道来,“这月长思与凤焚歌关系非比寻常。”

  皇甫云倾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消息可属实?”

  “确实属实。”云容鸢确信道,“容鸢与花烟扬有些私交,这消息就是她亲口告之。”

  “花烟扬?”皇甫云倾回忆道,“可是上任瑶池宫宫主曲兰静的爱徒,现在的燕回国国后?”

 &ems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