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桔子汽水(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玉燕关上门, 抱着记账本叹了口气,对站在厨房门口的张妈说:“又搬走一家了。”

  张妈也叹了口气, 没有说什么, 可能她也觉得心里不舒服,回到厨房去了。对张妈来说, 厨房就是她的领地, 哪怕没有事做, 她也会在厨房里拿着一块抹布擦擦洗洗, 显示她正在忙着。而她很少在白天回到房间里休息一下, 每天只有在深夜时, 她才会回到房间关上门。

  杨玉燕坐在沙发上, 把记账本翻来翻去。这个账本上记着的就是祝家租户每月交房租的情况, 还有每个月要交纳的各种费用,每月一结,全都用朱笔写得清清楚楚。

  其实她曾在心里默默算过, 每月交过救火费、卫生费、治安费等各项杂费之后, 还需要给各个机关部门送好处费,除了每月都要给的五块钱之外,夏天每个月会再加五块钱的冰敬, 冬天还有炭敬。到了清明、端午、中秋等节日, 不送钱,却需要送礼物,各种点心腊肉香肠,都要多多少少送一点。

  而祝家的日常开销并不小。她和杨玉蝉的学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另外还有张妈的佣金,祝颜舒每日打牌的钱,还有祝家每天的伙食费,那一包包的饼干,一条条的黄鱼,一块块的排骨……祝家楼的房租其实并不能完全满足祝家的日常开销。

  她猜祝家是有一点积蓄的,只是平时不会露出来。而且外人也很难看得出来,毕竟看到祝家这么一幢楼,都会以为他们家只是收房租都能收不少钱了。

  确实也是这样,一个月的房租基本都能收到三百块,在现在这个年代里,这绝不是个小数目了。

  可惜祝家花得也不少。

  杨玉燕记得以前她还想过买个小铺面,自己做点小生意,生活多么悠闲自在。结果现在体会到了哪怕做包租婆,不会打点也是不行的。

  祝家楼的租金一间在十块以上,二十块以下。但这只是房租,加上每个月的各种杂费就不是这个数了。现在一间房子的租金基本都要再上浮七八块才够,也就是说,十五块租下来的房子,最终每个月至少需要付二十块以上。

  这也造成许多租户都开始付不出租金,不得不搬家,去更便宜的地方租房子住。

  这已经是这个月搬走的第三家了。

  张妈给她倒了一杯桔子汽水:“不要发愁了,最多我不收佣金,替你家省点钱。”

  杨玉燕发笑,“张妈,这怎么行呢?”何况一个月多出十五块也没什么用啊。

  张妈:“你只是个小孩子,不用操心这些事。要是不想看书,就看看画报,听听音乐。”

  张妈都这么说了,杨玉燕就坐到收音机旁,拧开旋扭,一边吸着桔水汽水,一边调频道找歌听。

  不一会儿,收音机里就传出了电影《马路天使》的主题曲,咿咿呀呀的唱起来,杨玉燕也跟着哼哼:“……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啊……”

  张妈伸头看了她好几回,她都装没看见,硬是跟着收音机把这首“靡靡之音”给唱完了,郎啊妹的哼了老半天。

  等这首放完,接下来又是《夜上海》,她也跟着哼:“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最后张妈终于忍不住过来关了收音机,推她去看书。

  “你都听了半个钟头了,去看书去,不许听了,机器开多了该坏了。”啪,张妈把收音机关了。

  祝颜舒不到四点就回来了,杨玉燕听到门响就出去迎接,赶紧把又有一家租房退租的事告诉她妈。

  “知道了,让他们一周内搬走。”祝颜舒把包扔到沙发上,一屁股坐下来,好像累极了似的,长长的呼了口气。

  杨玉燕见此,特意把新买来的时兴东西桔水汽水开了一瓶,倒一杯给祝颜舒端过去。

  祝家买了一箱呢,就放在厨房里让人想喝就喝。等喝完了再买,这一箱空瓶退回去。

  汽水厂不知出于什么理由跑祝家楼来推销了,大概以为祝家楼租户多?也是个可以卖汽水的好地方?

  张妈见到就买了一箱,让人送上了楼。

  汽水这东西现在只在戏院、电影院、公园这种地方才能喝到,能在家里喝一喝还是挺有意思的。杨玉燕最近极为喜欢这桔水汽水,天天都要开一瓶来喝。

 &ems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