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代教授在祝家吃早饭(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代玉书站在门厅里等主人前来招待, 他放下了手里提的袋子,只将鲜花抱在怀里, 默默打量着这著名的祝家楼。

  祝老爷子在世时, 他正在英国读书,不曾有幸得见其真容。不过学校有许多人都曾受过祝家恩惠, 乐意将祝家的事故讲给他听, 他也因此得知了杨虚鹤这个忘恩负义之徒与祝女士的往事。

  祝老爷子一世英名, 结下许多善缘。曾经大学四处求师, 想请祝老爷子出山任教授, 祝老爷子说自己只是个书篓子, 读书虽多, 却不求甚解, 不敢误人子弟。他不肯出山,也就没有举荐杨虚鹤,当时许多人说祝老爷子高洁, 现在看来, 还是老爷子厉害。假如杨虚鹤现在身在大学之中,桃李遍天下,祝女士离婚后的日子只怕就要更不好过了。

  这几年间, 他听说杨虚鹤每年都会写信到大学求职, 不过学校里受祝老爷子恩惠之人颇多,都道杨虚鹤除了在寻芳问柳之上有许多心得之外,余下并无建树,恐怕不能教书育人。更有人担忧学校之中有许多年轻貌美的女学生, 请来一个杨虚鹤,只怕以后每年都要换一位杨夫人了。

  毕竟杨虚鹤在外面以良师之名招摇撞骗都能与女学生发生爱情了,可见杨先生爱情的触角十分灵敏,更加不该将他置于一群女学生之中。

  每次开会,校长就会将各种推荐信、求职信拿出来供大家讨论,一半是因为现在各种文人名士太多,无法分辨其真伪,另一半则是有一些推荐信不好拒绝。校长使拿出来令大家讨论后再行拒绝,也可称是“经过我们细致、认真的研究后做出的郑重决定”,以此来推卸责任。

  当年选这个校长时,校长就道请教授们只管在学校里安心教书,外界风雨则他一肩承担。

  虽然这么多年以来校长也惹来不少非议,但当年一同建校的人都十分信任校长的德操与品行。就连他,也是校长当年亲自去码头接人,几番恳谈后,他才下定决心留在这里的。

  最近听说校长跟日本人交好,时常与日本人一同出入,校园中骂声一片,还有人问他知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校长的日语就是他教的。

  代玉书想到这里不由得暗自发笑。人人都说他不知变通,他觉得自己挺知道变通的。他就从来没觉得校长已经变节了。既然信人,自然该信一辈子的,轻易就能怀疑朋友,那不是别人的人心易动,反而是自己的心移动了才对。

  他看到苏纯钧牵着杨二小姐出来了,便站直行礼:“二小姐好。”

  杨玉燕身为主人,先于苏老师开口,她站到代教授面前,认认真真的鞠了个躬,“代教授,欢迎你。”

  苏纯钧在之后开口,一开口便显亲密:“代教授,您可来的有点早了,祝家还没吃早饭呢。”

  代玉书从当奴隶起就是天不亮就起床,等去英国上学以后,更是勤奋,回了国当教授,更加不敢懈怠。他今天已经算好时间出门,估计祝家七点半吃早饭,他八点半到正好。不料,祝家的起床时间更晚一点,如果不是杨玉蝉每天要上课,祝颜舒要赶牌局,祝家早饭一直都是八点半以后才开,一家人九点吃完再聊一会儿,十点才各自去办正事。

  代玉书连忙道歉:“是我的错!”

  祝颜舒挽着杨玉蝉走过来,笑眯眯的说:“代教授太客气!你来得巧,不如一起尝尝我家的早饭。您这个弟子可是每天都在我家吃早饭的,他可从来不客气。”

  代玉书哪里会头次上门就坐下吃早饭?连忙说:“我再出去转一转,稍后……”

  祝颜舒对苏纯钧说:“苏老师,代教授就交给你了。”

  苏纯钧笑眯眯的:“好!”上前一把抱住代玉书的胳膊,“教授,您就不要推辞了,张妈的手艺好极了呢!比您强多了。”

  张妈也在一旁帮腔,比请苏老师吃饭还要热情:“代教授,您要是不嫌弃我,就坐下尝一尝我的手艺。”

  代玉书哪里会嫌弃张妈?连忙说:“不会,不会,您真是言重了,言重了。”

  张妈笑着说:“那我就给您也做一份!”说罢转身就快步走向厨房。

  代玉书伸着手都叫不回来,望而兴叹。

  祝颜舒推了把杨玉燕:“燕燕,去请代教授。”

  杨玉燕本来不敢对才见过几面的代教授这么做,但前有苏纯钧做例子,后有祝颜舒,何况家里就她一个小的,她不耍赖留客怎么行?便也将那一点不好意思都扔了,到另一边抱住代玉书的胳膊:“代教授,请。”

  以前都是代玉书调戏学生,不想今天被学生调戏,风水轮流转了。

  他哭笑不得,对苏纯钧说:“你这是看自己毕业了,以为我就管不住你了。”

  苏纯钧只是笑。

  他理解祝女士一片慈母之心,知道祝女士表现亲热都是为了请他日后关照杨二小姐。联想起杨虚鹤之后,更加不会见怪。

  于是,他就顺从的跟着苏纯钧来到了祝家餐厅落座。

  苏纯钧坐在右边,杨玉燕坐左边,仿佛弟子。

  祝颜舒真心想替杨玉燕定下弟子之名,希望小女儿日后再多一分保障,就把杨玉燕使唤的团团转,叫她给代教授倒水、拿餐具,服侍的周到体贴。

  苏纯钧见此就退了一步,代玉书感念慈母之心,也没有推辞,他接了杨二小姐倒的茶,称呼就正式改成了“燕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