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房租问题(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玉蝉在菜市场辛辛苦苦的买好了菜, 提着沉重的菜兜子来到街边,却四面都望不到一个拉黄包车的, 她等了许久, 手指都勒酸了。

  眼看太阳已经高挂,她还要先把菜放回家, 再去学校接杨玉燕, 实在不能再等下去, 只能提着沉重的菜走回去。

  她气喘吁吁, 两条胳膊都酸得抬不起来, 手指都被勒得失去感觉, 这才终于回到了家。刚刚走进大门就看到两三个租户抱臂站在门厅那里, 全都勾着头往一个方向看。

  看到她回来, 租户们纷纷来找她问:“大小姐,这个小房间也租出去了?一个月多少钱啊?”

  “哎哟,不是说不租的吗?早知道我们一家就租这一间了哟!”

  “这一间应该不到十块吧?那就好便宜了!”

  杨玉蝉不敢多说一个字, 嘴里说着“让让、让让”挤进去, 跟着就看到马天保打扮得像个工人,挥汗如雨的在干活。张妈站在一楼小仓库的门旁边,指挥着他:“你不要用那么多的水呀, 把拖把拧一拧, 不然这地到明天也干不了的!”

  张妈看到她,唬了一跳,赶紧使眼色让她上楼去,还挡住马天保的视线不让他看到。

  杨玉蝉心有迟疑, 脚下慢了一步,就被张妈连推带搡的推上楼,一路推到了家。

  进了屋,张妈关上门,才去接她手里的菜,接过来就赶紧打开看:“大姐,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买了什么?”

  幸好菜没买错,也买得还算干净新鲜,张妈松了口气,将菜提到厨房,出来说:“大姐,你赶紧去接燕燕吧,这些我来收拾。”她交待道,“对了,你一会儿下去千万别跟你同学说话!我也交待过他了,不许他跟你说话!”

  杨玉蝉道:“张妈,我们是同学,打声招呼也没什么,不用这么……”

  张妈叫道:“大姐!他是一分房钱也没掏的!你没见今天多少人围在那里?你妈做好事,白把房子给他们家住,要是让人知道了,人人都上门来要白住房子怎么办?世上的可怜人多得很,不止马家一家可怜!”

  杨玉蝉:“哪会上来说要白住房子?”

  张妈翻白眼:“不白住,要是逼你妈减房租钱呢?现在外面人人都在涨租子,你妈十年不涨一分租,已经够菩萨心肠了!可惜,人都是不会感激,只想占她便宜的。要是让人知道马家不花一分钱白住了那一间房子,你瞧瞧会有多少人在背后说闲话?”

  杨玉蝉被张妈教训了一通,不得不承认张妈想得通透,是她想得简单了。

  “我知道错了,我会小心不说出去的。”杨玉蝉说。

  张妈可不相信她,再三叮嘱:“我都跟马天保说好了,跟他讲祝家的房子白给他住是看在你们是同学,他们一家也可怜的份上,可祝家楼里租房子的人多,你们母女靠这个吃饭的,让他们一家千万不能把这事说出去,不然惹恼了租户们就是断你们家的财路!那就是恩将仇报了,到那时,他们家也别想白住房子了!”

  张妈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马天保当然不敢犯一丁点错。他答应张妈,住进来以后,一定不会向人露透他与杨玉蝉是同学,两人还曾经谈过恋爱。幸好他上一回登门是在晚上,没有被人看见过,还能瞒得过去。他父母也都不会说的。

  只是光马家答应不说出去还不够,杨玉蝉和杨玉燕这两个人也要好好交待才行。张妈觉得杨玉燕还好,杨玉蝉最容易说漏嘴。

  她抓住杨玉蝉三番两次的交待完,说得杨玉蝉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借着要去接杨玉燕回来吃午饭,张妈才放过她。

  张妈看了一眼钟表,慌道:“哟,我要赶紧做饭了!都这个时间了!你也快去吧。”

  杨玉蝉拿上钱包,想起回来的路上没有黄包车,担心道:“菜场那边都叫不到黄包车,不知道是怎么了。”

  张妈:“咱们家这边有车,你出去喊一辆就行。管他怎么了,等晚上苏老师回来问他就知道了。”

  杨玉蝉下了楼,到一楼时看到围着的人更多了,她脚步渐慢,缓缓走过去,看到了人群中的马天保,他闷头干活,谁搭话都不搭腔。

  他的头发里全是灰,像是多日未洗过。他身上穿一件发黄发灰的旧衬衣,像是校服中的那一件,但已经脏的不像样子了。下面是一条破了洞的裤子,全是灰土,裤脚挽着,鞋是布鞋,不是他以前穿的皮鞋,不知是不是不合鞋,鞋头破破烂烂,后面趿拉着。

  他看到她,浑身一僵,马上就避开了视线,低头不看她。

  楼梯口处的人都让开路。

  围着他的全都是租户家中的妇女,正是做中午饭的时候,个个都围过来看热闹。

  小仓库跟走廊差不多宽,没有窗,以前也没有灯,现在一盏昏黄如萤火的灯挂在里面。

  小仓库还没有腾空,里面还摆着好几个大箱子,这些箱子张妈挪不动,都叫马天保搬到楼上去,马天保正在挪一个楠木大箱子,弯腰干活不说话,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