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那不是父母,那是陌生人(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走出那幢阴冷的病房, 祝颜舒和杨玉燕来到大街上。两人没有叫黄包车,慢慢的行走着。

  祝颜舒揽着杨玉燕, 好半天不说话。

  她一直都知道杨玉燕的心底有一道很深的伤痕, 痛入骨髓。

  这道伤口来自于杨虚鹤,也同样来自于她, 更来自于这个扭曲的冷漠的社会。

  杨虚鹤打破了父亲这个伟岸的形象。

  她当年的一个不负责任的选择, 同样伤害了她爱的亲人。她的父亲和母亲直到去世还在为她担忧。而她的两个女儿以后的人生中永远也不能摆脱杨虚鹤的阴影。

  而在杨玉燕和杨玉蝉认为恶行必定会受到谴责时, 社会却告诉她们没有人关心谁真的犯了错, 社会永远只对能引起轰动的热点感兴趣。谁掌握热点, 谁就握有正义。

  杨虚鹤颠倒黑白, 报纸、杂志与大众闻鸡起舞。真相与善恶全在他们的喉舌之下变成了一盘盘端上餐桌的佳肴。

  祝颜舒没有倒下不止是因为她还有两个女儿, 而是她曾经听父亲和母亲说过更可怕的事。

  与这些事相比, 杨虚鹤的所作所为不值一提。

  但他仍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不过这只会让她恨他,而不是恐惧他。

  她用力抱了一下杨玉燕,晃着手袋说:“我们买一些蛋糕, 去公园走一走, 散散步吧。”

  杨玉燕仰起头,说了声好。她知道这是妈妈想安慰她,她不能拒绝这份好意。

  她们站在路边招手叫了一辆黄包车, 坐上以后, 先去熟悉的面包店买来面包与饼干,还让厨师新鲜做了一些三明治。胖胖的大胡子厨师贴心的送了她们一个篮子,还在里面放了一枝花。

  她们提上篮子,再次坐上黄包车, 去了公园。

  杨玉燕抱着野餐篮坐在车上,随着黄包车往公园去,她的心里渐渐的期待了起来。见到金小姐,感受到她的悲惨与痛苦,令她也沉浸在了过去的痛苦之中。但现在就如同这迎面来的春风,柔柔的将过去的一切都吹拂走了。

  “我这是第二次去公园。”她说。

  上一回是她出院之后,祝颜舒和杨玉蝉在夏天时带她来这里赏花。不过那时她根本没有心情去看这公园的景致,全部心神都快被满目的西装绅士与旗袍女士给惊走了。

  外界的一切,建筑与人物,都告诉她这是什么地方,而她又在哪里。

  比起这迥异的世界,盛开的鲜花倒是千年不变。

  她看到花,觉得自己还不如变成一枝花活着,至少不必去关心沧海桑田的变幻。

  祝颜舒道:“你小时候来过好多次呢,我们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来这里拍照片,你还来这里写生呢。什么记性!”

  公园的大门口有几个宪兵队的人好像是在站岗,他们驱赶挑担的小贩或穿着寒酸的人,不许他们进,对看起来是学生的人更是直接赶走。

  杨玉燕伸头看到几个年轻的学生,有男有女,在公园门口险些与宪兵发生争吵,不过最后还是被赶走了。

  “怎么回事?”她嘀咕道。

  祝颜舒也皱起了眉,她揽着杨玉燕说:“实在是晦气,要是不许我们进就只好回家了。”

  说话间,黄包车也已经到门口了。车夫有些紧张,远远的对着宪兵队的大爷们就点头哈腰。

  车停在公园门口,宪兵们走过来,他们看到祝颜舒与杨玉燕的穿着打扮就没有检查,反而很客气。

  祝颜舒和和气气的说:“这么一大早的,你们也太辛苦了。我带女儿过来散心,要是不方便,我们就不进去了。”

  宪兵队的大兵们很清楚什么人可以欺负,什么人最好不要欺负。

  一个兵听出祝颜舒的口音是正宗本地人,笑道:“太太与小姐进去玩吧,我们也是没办法,大人们最近听说学生们要搞运动,就让我们来这里转一转,避免他们闹事。”

  祝颜舒哦呀了一声,满面同情:“唉,大人们辛苦,你们也辛苦。那你们忙,我们进去了。”她转头示意杨玉燕打开篮子,从里面挑捡出一个羊角包,用餐巾纸包着,双手递给那个大兵,“当个炊饼吃吃吧。”

  大兵一看这是西洋点心,立刻双手接过来,扑鼻的奶油香气!他哪里吃过这个!连忙扶正帽子,“这怎么好意思?”

  这时其他大兵们似乎也要走过来占便宜,这个大兵立刻催促车夫赶紧走,还送了一条消息:“太太出来时,走南边那个门吧,那边清净得多,没这么多人。”

  祝颜舒含笑道谢,车夫赶紧拉着车进去了。

  初春的公园里,人少,车少,景致却并不差。

  祝颜舒让车夫在梅花园前放下她们,付了车费,车夫却不想就这么出去,他道:“太太和小姐要是一会儿还要用车,不如我就等一等再送你们吧。”

  祝颜舒:“哦,你是怕空车出去会被查问?”

  车夫苦着脸说:“要不是拉的是太太与小姐您二位,刚才我不掏空口袋,他们是不会放我走的。”

  祝颜舒看看天色,道:“那好吧,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们逛上一个小时就要回去了。”

  车夫连连道谢,拉着空车走了,不知道去哪里打发时间。

  祝颜舒拉着杨玉燕慢慢走,说:“这边是梅园,种着几百株腊梅,白的、黄的、绿的。”

  她们从梅园中穿过,空寂的梅园中,唯有梅香浮动。嶙峋的梅枝上,一簇簇的梅花绽放。而有的梅树却是空落落的,只生出了叶子。

  从梅园出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尊白色的雕像,不是什么伟人,竟然是一尊女像,还不是观音或神佛,反倒像是西洋的女神像。

  她露出两条胳膊,长发被花环挽起,闭目侧颈,形态十分的写实,丰满而动人。

  在这个穿裙子不能露出膝盖的世界里,一尊非佛非神的女性雕像,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杨玉燕不由自主的就站在雕像前,惊叹的目光再三巡过雕像圆润的肩头与曲起的手臂,还有那与完美的颈线相接的,露出一点风光的胸-口,那饱满的弧度。

  天爷。

  雕像附近也是进公园以来人流最多的地方。人流中不仅仅只有年轻人,还有好几个老先生,他们的有穿着长衫,有的戴着礼帽,形形色色。

  祝颜舒:“吓一跳吧?”她笑着说,“为了放在公园里的这个雕像,足足吵了两年呢。”

  杨玉燕当然不记得,祝颜舒说那些口舌之辈在报纸上争执了两年之久。开始是政府为了开明、正义才做了这个雕像,揭幕仪式之后报纸上却称雕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