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当事者总是最后一个知道(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祝颜舒是个开明的人, 但同时她也是个□□的母亲。所以订婚这件事,她告诉了张妈, 告诉了杨玉蝉, 却不打算告诉杨玉燕。

  杨玉蝉送完妹妹回来就听到了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她瞠目结舌,并且立刻反对。

  “我们根本不了解他啊!他家乡在哪里?父母是做什么的?我们一概不知啊!”杨玉蝉从沙发上站起来尖声道。

  祝颜舒把她拉坐回来:“你小点声啊, 要叫到人人都听到吗?”她捣了下杨玉蝉, “你怎么现在还反对啊?他们都谈了几个月了。”

  杨玉蝉嘀咕道:“燕燕还小啊, 我以为只是随便谈谈而已。”

  祝颜舒:“随便谈谈?我会让你们随便谈谈?你上了大学是比我开明多了啊。”她扬起手作势要打, 杨玉蝉偏头避开, 结果祝颜舒高高举起, 轻轻在她背上拍了一下:“你敢给我随便谈谈看我怎么收拾你!对待感情要慎重!知不知道?”

  杨玉蝉当然知道。虽然现在四处都倡导感情自由, 但她有杨虚鹤做例子, 当然不可能在男女感情上放纵自己。

  只是对自己是一回事,对妹妹又是另一回事。

  “她太小了。”杨玉蝉仍是这么说,“燕燕肯定对感情还是很懵懂的。”

  祝颜舒翘着二郎腿说:“我看燕燕在感情上比你清醒得多。”

  杨玉蝉的嘴也很利索, 马上反驳亲妈:“那都是嘴上功夫。燕燕天生就灵巧聪明, 脑子转得比别人快,嘴巴也快,可她懂什么是男人吗?她跟男人拥抱过吗?她见识过男人私底下什么样吗?”

  祝颜舒一听就背上汗毛直竖, 当即坐直身抓住杨玉蝉:“怎么回事?姓马的欺负过你?”

  杨玉蝉翻白眼, 挥开她的手:“妈!我这说的不是我!”她顿了一下,小声解释:“再说我跟马天保谈的时候,都是光明正大的!我从来没跟他去过暗处,也没单独出去过。”不到结婚, 她是绝不会让男人越雷池一步的。

  不过,她身处在思想最开放的大学,周围全是思想火热的男男女女,他们受着西方思潮的冲击,不辨贤愚,一概全都接受。

  杨玉蝉平静的说:“我认识的同学中有不少都偷尝过禁果,我看过太多了。”

  西方的诗歌、文学、绘画、音乐,各种名人伟人的故事,等等。这些东西包围着他们的思想,指导着他们的行为。哪怕是错误的,他们也想要去品尝一番。

  而离经判道的行为是他们青春的呐喊与证明。

  杨玉蝉叹气:“有时我都觉得,幸好有一个杨虚鹤,我才没有跟他们一样。”有杨虚鹤这个例子,让她始终对“自由恋爱”保持着清醒。她不会看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做,不会看别人说什么就跟着相信,不会听信“只要尝试过就不算浪费生命”这种话。

  她选择马天保时也是为了选择一个人生的伴侣,一个志同道合的对象。而不是想要去尝试自由恋爱。

  她或许在爱情上也有天真的一面,但她绝对比杨玉燕更了解男人在爱情中期待着什么。

  “燕燕对苏老师,绝对没有身体上的欲-望。”杨玉蝉肯定的说,“她眼中的爱情就是两人坐在客厅里说说话,一起读书,一起写字,一起在阳台下的林荫道上散步,这就是她心目中的完美爱情。”

  这倒是真的。

  祝颜舒叹了口气,靠在沙发上。

  杨玉蝉逼问她:“你觉得燕燕现在已经做好准备去做一个妻子或母亲了吗?她知道她要面对什么吗?”

  祝颜舒把她推开:“你不要逼我嘛,好像我要害燕燕一样。我这还不是为了她好?苏老师比她大好几岁,已经做上了财政局的小官,他现在可是抢手的很,你信不信?过不了半年,他的上司、同事肯定要给他介绍对象。你不要觉得这样的对象很好找!更要紧的是他对燕燕的心意!你能找到另一个对燕燕这么好的人了吗?”

  杨玉蝉也被说得没话讲了,她自己就知道感情的事很难讲,但再好的对象,不动心就白搭。杨玉燕和苏纯钧是相爱的,这简直比中彩票还难得!

  错过苏老师,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替杨玉燕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对象。

  祝颜舒趁胜追击,握着她的手劝道:“又不是立刻就要她嫁?只是先订婚,把这个人订下来,咱们不就不怕他跑了吗?”

  杨玉蝉节节败退,只能嘴硬:“成亲要慢几年。”

  祝颜舒答应的很爽快:“那是自然的。我也舍不得嫁燕燕啊,她那么不省心。”

  唉。

  杨玉蝉深深的叹一口气,只能答应了。这一算时间,不得了,只有一个月了。

  祝颜舒让杨玉蝉来拟来宾名单,还要亲笔写请柬,还要订酒店、订花篮,还要在报纸上买版面周知亲友。

  这些琐事一并都扔给了杨玉蝉。

  杨玉蝉连伤心的功夫都没有,立刻就抱着笔记本算盘坐在卧室里算订婚需要的花费去了。

  张妈买菜回来,见祝颜舒颇有闲情的坐在窗台下涂指甲油,杨玉蝉的卧室里算盘打得噼啪响。

  她放下菜,轻手轻脚的去看一眼杨玉蝉,再去找祝颜舒。

  张妈:“说清楚了?大姐怎么说?”

  祝颜舒吹一吹腥红的指甲,小声抱怨:“费了我不少口水!果然不出所料,这孩子不答应呢。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她。你没见她那个样子,倒像她才是亲妈,我是后妈。”

  张妈:“不奇怪。大姐心思重,责任心更重。你这个当妈的想得不多,她就都替你想了。”

  祝颜舒瞪大眼:“您这是说我平时不操心了?”

  张妈:“您天天除了回家吃饭就是出去打牌,操什么心了?”

  祝颜舒气堵。

  张妈安慰她:“我就是这么一说,您可别认真生气。家里两个孩子,脾气刚好相反。大姐性格认真,燕燕就马虎些;大姐脾气稳重,燕燕就急躁些;大姐爱钻牛角尖,燕燕就灵活些。她们是一生一世的好姐妹,日后互相扶持着,不会有事的。太太,你的福气在后头呢。”

  祝颜舒笑着说:“日后你也是要跟着一起享她们姐妹俩的福的。”

  祝颜舒叮嘱张妈和杨玉蝉,让她们不要把订婚的事告诉杨玉燕。

  祝颜舒:“她小孩子一个,不懂事,再说漏了嘴惹人笑话。”

  两人都答应了。

  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