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房客(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玉燕坐上黄包车, 正在回家的路上。

  路边的小摊贩比往日要少了许多,现在还不到黄昏, 游走的小摊子已经看不见几个了。

  路人行色匆匆, 不知是不是她心有所想才会带色视人。

  她总觉得连行人的脸上都生出了许多愁苦,没有以前那么轻松自在了。

  虽然整个国家都在经受苦难, 但这座城市的人以前还是很放松的, 这里还是城市的中心, 是最繁华的地方。街上四处可见的大招牌, 大画报。每天每夜都车水马龙的跳舞厅, 大戏院。

  似乎争执与矛盾都集中在报纸上和外国人聚集的地区, 与他们是无关的。

  她平时也喜欢听大人们说话聊天, 大家都认为“有外国人的地方肯定打不起来, 外国人还在呢”

  “外国人就是要钱,他们都把紫禁城搬空了,早就撤走了”

  “我看最后不是外国人打我们, 而是山-东或山-西那边的人打过来才对”

  “大人们吵来吵去, 赶紧有一个人出来登基就太平了”

  这个世界不是课本上的几行文字,几个数字,几个地名就能概括的。她在这里度过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她更加不知所措, 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她没有一点办法, 想不出一点主意。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知道些什么,又怎么告诉祝颜舒与苏纯钧呢。

  她好像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只能跟家人在一起。只要他们在一起就可以了,不管是什么困难, 她只想跟家人在一起。

  黄包车将她们姐妹送回家。

  杨玉蝉跳下车,扶杨玉燕下来,拉着她就快步上了楼。现在正是下班的时间,楼里都是人。杨玉蝉不想跟别人说话,也怕被别人拉住东问西问的。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被人拉住了。

  是一楼姓丁的一家,那一家是一对夫妻租房子住,儿女都送回老家去了。丁先生以前是在戏院做报幕的工作,也会写一些文章,偶尔写几个小本子。后来他供职的那家戏院的台柱子被抢走了,戏院就倒了,他就四处串场,做一个垫场的角色,他说学逗唱都会一点,还会拉二胡。

  丁太太是个挺普通的妇人,除了不会奶孩子,别的也没什么大毛病。她不做事,每天做完家事就是东家串串,西家走走。她人长得精瘦,从侧面看就像一片纸人,不过人长得很秀气,说话声音小小的,语速很快。

  张妈却不喜欢丁太太,因为她生下孩子却没有奶水,孩子刚落地时成夜的哭,饿得睡不着。

  张妈每回都要去敲门,逼她现煮米汤喂孩子,回来就说:“小气死了!自己生的还舍不得喂,还要等婆婆来了带回乡下去喂。”

  杨玉燕初次听说时吓了一跳,“那孩子不会饿死吗?”

  张妈推她回屋睡觉,让她不要管:“她晚上舍不得起来,白天还是会喂的,不过喂的也不够,孩子吃不饱可不就是要一个劲哭嘛。”

  杨玉燕:“那她为什么不把孩子喂饱?”

  张妈:“她不想收拾孩子的屎尿!不想洗尿布!”

  虽然张妈这么说,杨玉燕其实不怎么信。因为她想,小孩子不吃饱会死啊,特别是刚落地的小孩子,真有亲妈会不想洗尿布而故意不喂饱孩子吗?不可能的吧?

  不过她来了以后也就撞上一回丁太太生孩子,还是她刚出院不久的事。后来丁太太没有再生一下,她也没有证实的机会。

  据说丁太太生了四个孩子,都让婆婆带回乡下养了。

  丁太太跑上来抓住杨玉蝉的手臂:“大小姐,我问一声,那个治安费什么时候收啊?”

  杨玉蝉被她在楼梯上抓住,十分不快,下巴扬一扬指着大门上贴的通知说:“上面写的有,二十五号,就是明天。”

  丁太太:“那一家收多少啊?”

  杨玉蝉:“一家三块三。”

  丁太太一双精明的眼珠子转了转,嘀咕道:“三块三哦,啊呀,可是有点多了呢。”

  杨玉蝉:“家家都要交的。这也不是我们收的,是宪兵收的,您要是有意见,恐怕要去宪兵队说了。”

  丁太太连忙说:“没有没有,哪里有什么意见?应该的,应该的。”她赶紧放开抓住杨玉蝉的手,客客气气的目送她们姐妹上楼去了。

  八点钟,苏纯钧回来了。祝家人还在等他,张妈还特意留了饭。

  苏纯钧回来,她才去厨房现做的,一会儿端上来,专门放在他面前。

  苏纯钧一看,是赛螃蟹。

  他立刻起身专门谢张妈:“张妈疼我就像疼儿子一样。”

  张妈不好意思了,推他坐下:“快吃吧,别说话了,一会儿凉了。”

  苏纯钧这才坐下吃饭。

  祝颜舒和杨玉蝉都起身离开,只让杨玉燕坐下陪他一起吃。

  杨玉燕也吃过了,拿着算盘在拨珠子,拨一拨,看一看抄下来的口诀,嘴里还要念叨。

  苏纯钧吃饭快,大口吃完,把碗盘放到一边就走过去看她。见她背的艰难,伸手就去拨珠子。

  杨玉燕一巴掌敲上去,虎着脸:“别捣乱!”

  苏纯钧:“其实我也学过的,我来教你吧。”

  他把算盘拿过来,放在手里先复位,然后念一句口诀就打出来了,顺畅的简直像在弹琴,不到五分钟他就打完口诀了,再咔咔复个位,又潇洒又帅气。

  没想到看人打算盘还能看出个帅气来,杨玉燕都有些呆了。

  “你怎么会这个啊?”她拿过来,自己继续艰难的照口诀打。

  苏纯钧:“代教授教的,我还曾经想去当账房呢。”都是他当年打工赚生活费的事了,“不过最后没干成,那些店里的账房都是自家人,不用我这个外人。”

  杨玉燕嘀咕:“代教授还有不会的吗?”

  苏纯钧想了想,叹气:“没有了吧?他好像什么都会。”他以前认为代教授是大家子弟也是因为代教授还会弹钢琴,还会拉小提琴,还能唱两句歌剧呢。结果代教授自述是因为想在学校里交朋友才去学的,最后当然朋友交到了,他也把钢琴小提琴和唱歌学会了。

  他还会下棋,会打桥牌,会打麻将,会打扑克……总之,代教授说他看到什么都想学,然后一学就会。

  杨玉燕勉勉强强的把口诀给打下来了,慢吞吞的把珠子都拨回原位就不想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