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姜是老的辣(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代教授看了看怀表, 对杨玉燕说:“燕燕,你今天先回去吧, 好好安慰一下你姐姐, 明天再来找我。”

  杨玉燕连忙答应,她今天肯定是没心情继续学俄语了, 正发愁要如何请假, 不想代教授如此善解人意。

  “谢谢教授, 那我明天再来。”她说完还鞠了个躬, 就去找杨玉蝉了。

  杨玉蝉还想去读书会的其他人对质, 看是谁在暗中传她的流言, 被张妈紧紧拉住:“大小姐, 快跟我回去吧, 太太生气了!”

  一提祝颜舒生气了,杨玉蝉心中就升起愧疚,她一直不愿意给妈妈添麻烦, 一直想帮妈妈照顾好这个家, 照顾好妹妹,没想到现在却是她一直在惹事。

  杨玉蝉失去了去找同学们对质的心情,答应先回家向祝颜舒道歉。

  杨玉燕安慰她道:“姐, 妈肯定不会生你的气, 她只是在气那些小人而已。”

  苏纯钧与代教授告别之后也走过来,说:“别担心,回去商量一下要怎么办吧。”

  杨玉燕和张妈都看他。

  杨玉燕:“你也跟我们一起回家?现在几点了?”

  苏纯钧才买了一块手表,闻言潇洒的抬起手腕看时间, 说:“十一点了。”

  张妈唬了一跳:“你还要跟我们回去?你不上班了?”

  苏纯钧笑道:“没关系,我下午去局子里转一圈就行了。”

  张妈嘀咕道:“你这到底上的是什么班哟。”

  一行人坐上黄包车回到祝家楼,祝颜舒已经穿戴整齐,正坐着打电话,她听到门响,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谢教授,多承您照顾,日后再去寻您道谢。”

  杨玉蝉走进来听到电话里称呼“谢教授”,惊讶道:“妈?你怎么会给我的教授打电话?你认识谢教授?”

  祝颜舒瞪了她一眼,挂上电话,站起来叉着腰说:“你在他手底下读了三年,我当然要去质问他是怎么照顾我女儿的!怎么能叫那种小人混在大学里!”

  苏纯钧也很惊讶,他本想从学生会入手给那个钱姓同学吃个教训,没想到祝女士竟然直接找上了对方的教授。不过细想也很合理,杨大小姐当年入学时,祝女士肯定也是辗转打听过杨大小姐的教授是何许人也,就算当年不认识,三年下来也早该认识了。

  杨玉蝉规规矩矩站在祝颜舒面前鞠躬认错,“妈,都是我不好,在学校行事不谨慎才招来小人。这跟谢教授无关的。”

  祝颜舒翻了个大白眼,撑着额头说:“我怎么生出来你这个傻丫头?我瞧你妹妹现在都比你精明。燕燕,你来讲,我找谢教授干什么?”她指着小女儿问。

  杨玉燕无端被指着鼻子问话,却并不想当母姐吵架中的炮灰,含糊道:“大概就是跟谢教授请假吧?姐姐不是要在家里休息吗?”

  祝颜舒反而点头微笑,“说的对。我就是打电话去向谢教授请假的,说你需要帮忙家事,暂时不去学校了,替你请个长假。”

  然后再不经意的提起学校里现在流传的流言,澄清一下她的女儿与大家都是好同学,并没有与其中什么人有特殊的感情,希望谢教授能明白。

  谢教授当然表示明白。他向祝女士保证学校是非常纯洁的地方,女学生到学校来上学,这代表着学生家长对学校的信任,而他们学校是绝不会辜负这种信任的。他绝对相信杨玉蝉没有与任何男同学发生感情,他对现在流传在学校里的流言也十分的焦急愤怒,他会尽快在学生中间澄清此事的。

  “高明。”苏纯钧替自己倒了杯茶,由衷的佩服:“您这是釜底抽薪了。”

  张妈已经给大家都端来了果茶,今天午饭来不及做,只好让外面的饭店送来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轻松不下来,忙忙碌碌的。

  杨玉燕手里捧着热茶杯暖手,坐在单人沙发上,将三人沙发让给了祝颜舒与杨玉蝉。亲妈教训姐姐,她可不要掺和进去。

  苏老师站在杨玉燕的后面,诚心要再赖一顿午饭,所以表现得十分自然,半点不给张妈赶自己走的理由。他迫不及待的发言,誓要加入这场热烈的讨论之中。

  他说:“学校一直都很注重声誉的,虽然现在社会上时常能听到女大学生追求爱情去了,但在学校里面却是非常排斥这种事情的。”

  杨玉燕似懂非懂:“是因为名声不好听吗?”

  苏纯钧笑道:“差不多。毕竟现在女学生很少,而学校一直希望能倡导女子接受高等教育,偏偏学校里是男女混合上课的,教授也基本都是男性。所以为了让女学生的家长能放心的将学生送进来读书,学校就非常注重这方面的事,哪怕只是传言,只要有一点苗头,都会严查死守,绝不会允许学校中出现诱骗女学生的事故。”所以像杨虚鹤那种人,是根本不可能进入学校,成为教授的。

  杨玉蝉从来没注意到这方面,她惊讶的说:“可是学校里有很多人都在谈恋爱啊。”

  苏纯钧说:“同学之间萌生爱情是可以的,但发乎情,止乎礼,如果有人在上学期间越雷池一步,就会双双处分。当然,新婚夫妻倒是无妨。无媒苟和就绝对不行。师长也绝不允许和学生发生爱情。”

  她还以为在学校里是鼓励爱情的呢,实在是各种学生团体讨论文学作品时,歌颂新时代爱情的作品有很多,而学校从来没有禁止。

  苏纯钧喝了口茶,说:“因为学校不想用条条框框来限制学生的思想。不过教授们都是心中有数的,一旦越线,就一定会被处罚。”

  所以祝女士这个电话打过去,钱同学不管有什么心思,都要暂且放下,他必须要先应对教授和学校对他的调查。

  苏纯钧在心里暗叹,他解决问题的思路还是学生的,不比祝女士,直接从上找人。看来他还是需要更加成长才行。

  杨玉蝉看他,突然说:“你从来没有参加过读书会。”

  苏纯钧:“我什么会都没参加。”他是一条孤狼,在学校里一直独来独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