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小人难防(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玉蝉这些年给读书会购书的收据竟然有六本, 全是装订好的,还有些她跟出版社和作者通信的回信也都放在箱子里。

  祝颜舒坐在椅子上一边翻一边冷笑:“我生的果然像我, 都是冤大头。”

  张妈站在一旁, 啧啧叹气:“怪谁呢?你这个脾气还好,别人欺负你, 你也会欺负回去。大姐只像了你的清高, 少了脾气, 结果更加被人欺负。我看, 这个家里只有二小姐好, 日后你们娘俩都要靠二小姐过日子。”

  祝颜舒捡起箱子里最后一个厚皮笔记本, 摔在桌上, 哼道:“可得了吧。就她那个傻样, 苏老师说什么她都信,我看她才会被人骗走呢。”

  张妈摇摇头,问她:“这叫我都带去?”

  那装订的收据好厚一本呢, 六本全带上, 她的老腰要受不了的。

  祝颜舒:“哪里用全带上?你只用带一本,再拿上这个。”她拍拍厚皮笔记本,翻开道:“这是大姐记的账。这还是我教她的, 凡是花的钱都写下来, 这样就知道钱都到哪里去了。”

  张妈就拿一本收据,一本帐册,祝颜舒再从回信中捡了几封也让她带上。

  祝颜舒:“咱们不是一开始就是去吵架的,咱们是去捐书的, 要高高兴兴的。要是有人出来说废话,咱们再搬证据出来,这才合适。”

  张妈点头道:“那我记下来交待给他们。”

  祝颜舒:“用不着,苏老师在呢,他在财政局不出半年就高升了,这点事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你去送东西,再把大姐带回来就行了。这段时间,她还是不要去学校了。”

  就算能把读书会的事解决掉,也只是解决了一个小人,流言可不会因此消失啊。

  张妈坐上黄包车,匆匆赶到学校。

  小红楼中,杨玉燕陪杨玉蝉在楼外的草坪上散步,让她能更冷静一点。

  姐妹俩站在一起,个头已经差不多高了。

  杨玉蝉握着杨玉燕的手,“刚才……”

  她想道歉,她不是有意要瞪妹妹的。

  杨玉燕不等她说完就反握回去:“没事,姐,我知道你对爸的感情比我深。”

  杨玉蝉的心又狠狠的揪了一下,她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让她相信杨虚鹤从来没有爱过她们母女太难了。但她也更清醒了,她清醒的知道她现在更多的是不想相信,而不是杨玉燕的话没有道理。

  因为从杨虚鹤悄悄搬走,到在报纸上登出离婚告示之后,他还制造了对祝颜舒很不友好的风声,那段时间报纸上有许多声援杨虚鹤的文章,大学里也有一些文会将这件“著名”的社会事件当成一个例子来讨论。

  他们大多数都将祝颜舒和她与杨虚鹤的这段婚姻描述成了一桩封建□□的错误。

  他们不认识祝颜舒,也不认识杨虚鹤,不了解他们在婚姻中到底是什么样,也不关心他们究竟是什么样。

  他们只是将杨虚鹤当成了破除封建旧家庭的英雄,将祝颜舒视为封建旧家庭的一部分。

  她必定是无知的,必定是愚昧的,必定是狭隘,必定是丑陋的。她必定毫无思想进步,必定裹着小脚,必定拒绝接受新思想,必定张牙舞爪,令人厌恶。

  许许多多的形象被套到了祝颜舒的头上。

  假如不是当时杨玉燕正躺在医院里,杨玉蝉必须每天与祝颜舒赶到医院,在医院、学校、家三地奔波,无暇他顾,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种环境中会不会发疯。

  纵使那时她没有精力去理会这些旁人的目光与议论,她也不会将这段往事遗忘。

  所以她仇恨杨虚鹤,恨其入骨。

  可如果杨虚鹤并未披着画皮,他不是在突然某一天才变坏的,不是在遇上新情人之后才从心底升起的恶念……

  而是一直如此的话,那她心中的仇恨就一下子全落空了。

  她恨的是那个曾经爱过她们的人,恨的是曾经是个慈祥的父亲的男人,恨他为什么要变成坏人,为什么要离开她们。

  但假如他不是她心目中慈祥的父亲,他就只是一个陌生的人。

  恨的反面是爱,是爱而不得。

  她对杨虚鹤的恨就是这样产生的。

  跟她对父亲的心结相比,她对马天保的心结就小多了。今天她想通了一个困扰她多年的问题,解决了一个沉疴旧疾,骤然升起的轻松令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空落落的,再去想马天保,仿佛也能更轻松的去面对了。

  她喜欢马天保,做为同学,做为年轻的男女,他们之间萌生过感情。但那感情没来得及长大,是她在渴望长大,她和马天保都渴望尽快长大,肩负起家庭的重担。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快就开始讨论家庭生活中的种种。她以为这说明他们是幸福的,但回想起来,他们讨论家庭的时候,跟他们讨论其他问题时是一样的。

  牵手、拥抱、亲吻,这些曾令她的心悸动。但是否像杨玉燕与苏老师那样时时刻刻都想要牵着手,目光总是系在对方身上舍不得离开,每一刻都想要在一起,不想分离?

  不,这些都没有。

  现在,她仍然同情马天保的遭遇,愿意尽全力帮助他。

  但这已经不再是出于爱情,或道德压力,而是出于情谊。

  他们同窗数年,一直志同道合,哪怕她现在明白了她并没有那么爱他,爱到想嫁给他,她也并不是对他毫无情谊的。

  杨玉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举目望向天空,初春的天空是浅浅的蓝,白云像一道烟雾拖着长长的尾巴,斜斜的挂在天空中。

  她的妹妹抱着她的胳膊站在她身边,嘴里仍然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她的嘴巴总是闲不下来。

  杨玉燕:“我一直觉得咱们俩的名字可以这么解读。你叫玉蝉,那就是蝉娟嘛,那时姓杨的跟妈的感情应该还挺好的,外公也还在,他也不敢动歪心。到了我就是燕,劳燕分飞,我觉得他那会儿就有外心了。”

  杨玉蝉忍不住骂她:“胡扯八道。我和你的名字都是外公取的,玉蝉是指盟约,当时巴黎和会正在召开,外公希望不要再有战争了,希望我国与他国百代友好,永远和平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杨玉燕震惊到失声:“什么?!玉蝉是这个意思?外公他老人家想的也太复杂了吧!那我呢?我的玉燕是什么意思?”

  杨玉蝉:“希望你如燕子一样轻盈灵巧。”

  杨玉燕仔细品味了一下这两个名字,总觉得……

  “外公当时给我起名是不是挺敷衍的?”她不甘的问。

  为什么姐姐的名字就那么有意义,她就是普通的名字!不公平!

  杨玉蝉教训她:“轻盈灵巧有什么不好?女孩子就应该这样啊,你看你现在长得这么漂亮,都是这个名字的功劳,你要记得感谢外公知不知道?”

  杨玉燕被教训的频频点头,不敢再吐槽名字。她以前还觉得“玉燕”太土,后来不也习惯了吗?反正也不能改名了,凑和用吧。

  苏纯钧一直担忧的看着窗外,直到看到两姐妹如常一般说笑起来才放了心。

  代教授坐在沙发上,在替杨玉燕写教案,说:“不用担心她们,我看祝女士与这两个孩子都是心宽之人,她们不会拘于小节而自困的。就算一时糊涂了,也会慢慢清醒过来的,而且人永远不缺改变的机会。”

  苏纯钧转头说:“教授,你想怎么教燕燕啊?”

  代教授抬头说:“这个……暂时还不知道。我总要先试一试她的底限,总之,凡我所会的,只要她想学,我都可以教她!”

  看代教授双目有光,苏纯钧就有些头疼,以前他也被代教授抓住过,后来还是教授发现他志不在此才放过他的。代教授的信条一直都是只要学生想学,他就恨不能用漏斗把知识灌到学生的肚子里。

  苏纯钧双手做揖:“教授,还请您对燕燕宽容些。”

  代教授放下笔,笑道:“纯钧,不是我不放过二小姐,而是只有像她一样不愁吃穿、心思简单、物欲不丰的人,才有可能将一生的精力都用在学习知识上面。比如你,你是很聪明的,但你一心想要建立一番事业,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达到什么目标,你就不适合治学。像大头,虽然我现在一直将他留在学校里,但也不可能永远将他留在这里。”他叹了口气,“校长已经找我谈过多次了,一些早就应该毕业的学生,要赶紧放他们毕业。虽然我有心将大头留下来,可他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在学校里谋得一职,而一旦走出学校,他就势必要为生活奔忙,为每天进口的食物而操劳,你说,这样的人还能保持精力学习吗?”他摇摇头。

  苏纯钧陷入了沉思中。

  “你们现在学习的知识确实已经够用了,足够你们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在政府或其他部分谋求一份高职,得到重用。我也承认,现在的社会上确实急需人才,所以大学才应该尽快将高质量的人才输送到社会上去。”代玉书说,“但我始终觉得,知识是需要去追求高峰的,不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