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不速之客(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一对小鸳鸯当着睽睽众目也不敢做什么,四目相对,稍解相思之后,杨玉蝉就牵着马天保来见祝女士了。

  祝颜舒心里已经判了这小子死刑,却不愿意因此而招惹女儿记恨,当马天保来到面前时还肯施舍一个微笑:“幸会。多承招待,只是今日实在是不巧,玉蝉的妹妹这会儿有些发热,我急着带她回家,今日这饭就先记下吧,日后有机会再说。”马天保脸上笑到一半就变成了惊慌,一双眼睛连忙移到“病人”身上。

  杨玉燕平时没少装病,何况今天是逢旨装病,立刻拿出全部本领,按头捂胃皱眉咬嘴,好像立刻就要躺倒在地。

  马天保连忙问:“小妹妹没事吧?”

  祝颜舒见小女儿配合得很好,双手按在她肩上,愁眉道:“玉燕平时就身体不好,今天大约是逛得久了,吹了风着了凉。”

  杨玉燕不去上学的真正原因是她跟不上民国初中可怕的大家闺秀式教学不想上,祝颜舒担心女儿得了心病,也从不敢勉强她,但对外肯定不能说杨玉燕是生心病了!被人传成疯子那她这一辈子就毁了!所以对外说的都是杨玉燕身体虚弱,在家养病。

  连杨玉蝉都不知道杨玉燕不是真生病,她还记得当年爸爸先是走了,杨玉燕又被送到医院,那段时间的惊慌不安让她到如今都记忆犹新!

  此时担心妹妹的心胜过与情人一起吃饭,也在一旁帮腔:“是啊,天保。燕燕平时很少出门,今天可能是累着了,刚才就看她脸红得厉害,妈跟我都很担心。要不然……你去问问酒店看能不能退了?”

  杨玉蝉心疼马天保的钱,马天保却面露犹豫,看了祝颜舒一眼,见她客客气气,一脸慈祥,就壮着胆子把杨玉蝉拉到一边说悄悄话。

  杨玉燕不小心觑到祝颜舒眼里的杀气,替这无缘的姐夫担忧。

  少年,你扣分了!

  另一边,马天保小声对杨玉蝉说:“今天不是只有我来。”

  杨玉蝉:“还有谁?”

  马天保叹了口气:“我借钱时,王公子问清我是想请你妈妈吃饭就说也要来帮我壮胆,还有孙公子和金小姐。”

  杨玉蝉倒抽一口冷气,连忙抓住他的胳膊问:“他们也来了?”

  马天保点点头:“来了,就在外面车里,是我先跑进来找你们的。还是爸爸开车来的呢。”

  这下可不好办了!

  杨玉蝉是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人的。金小姐自然就是金家的大小姐,王公子是她表兄,孙公子则是金老爷最得用的孙秘书的儿子,与金小姐和王公子一起长大,三人就像亲生兄妹。

  马天保从小也是跟这群公子小姐一起长大的,不过在大学里两边朋友圈子不同,并不会一起活动,他在学校的同学也不知道他还与王公子和孙公子相识。

  马天保也不会逢人便说他的爸爸妈妈在给人做下人,相反,他一直瞒着这件事,就是怕别人看低了他。

  杨玉蝉也是跟他熟悉之后才听他说起的,当时看到这个少年自卑又骄傲的面孔,让她一见倾心。

  马天保早就跟她说过以后会凭自己的本事工作赚钱,也会接出在金家当下人的爸爸和妈妈。

  马天保:“现在是新时代了!什么主人下人,早就落伍了。我们都是平等的人!我希望以后的社会再也不要有主子下人,不要有阶级观念!”

  他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低人一等。就是他的这份决心才让杨玉蝉下定决心与他在一起,并将两人的事告诉祝颜舒。

  但是现在马天保的爸爸和妈妈毕竟还在金家做事,他自己上大学的钱也是金家掏的,虽然他打定主意工作以后就把钱还给金家,现在毕竟还没有还钱。

  而且他只是想推翻旧社会的制度,对金家的公子小姐并没有什么仇恨之念,金小姐、王公子、孙公子都是受过新式教育的人,平时与他交往也很尊重他,不然他也不会找王公子借钱。

  借人手短。

  公子小姐们都在外面,一会儿就要进来了,他们虽然存着凑热闹的心,却也并不是恶意的。

  现在说这饭不吃了……马天保实在有些胆怯。

  两人都不敢做主,王公子他们马上就要进来,杨玉蝉只得拉着马天保再去见祝颜舒,将前因后果合盘托出。

  别说祝颜舒听直了眼,就是杨玉燕都觉得无缘的姐夫这操作实在是骚的很,他不但把一群公子小姐给带来了,还让亲爹当司机,那一会儿吃饭的时候,马天保的爹是进来还是不进来?进来了是上桌还是不上桌呢?

  她趴在桌上敬业的继续装病,只从胳膊上露出一双眼睛不放过一分精彩!

  祝颜舒在心中大骂!她倒是有心让这小子自己去得罪人,但看杨玉蝉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情根深种,真看这小子倒霉了,只怕会更加同情他。由同情而来的感情带有自我牺牲的奉献精神,更加深刻热烈,难以消除。

  看来今天这饭是不得不吃了!

  这臭小子自己做下人不算,现在还要连累她们也要看别人脸色。

  祝颜舒不肯让马天保舒服,装做沉吟片刻,故意说:“既然你父亲也来了,那一会儿就让他坐主位吧。”

  马天保的脸色顿时变了,羞耻爬满了脸,他说:“不用了。我爸爸……要守在车上,不能离开。”

  公子小姐们坐车出来吃饭,司机把人送到地方以后也要继续留在车上等候,不然进口的汽车停在外面没人看着,被小偷偷了车灯轮胎怎么办?

  杨玉蝉听了以后,目光里盛满同情,柔情如丝。

  祝颜舒这下连讽刺都不能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