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爱情的真面目(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从祝家到杨虚鹤的新家要走不短的一段路, 杨玉燕从没去过,坐上黄包车后就看这车一路向西, 很快离开熟悉的街景, 街道两边渐渐从整齐的高楼变成低矮紧凑的房子。

  她伸着脖子两下张望,杨玉蝉把她搂回来:“别瞎看。”

  杨玉燕看她比昨晚上平静多了, 不想此时再提起马天保的事, 万一两人在车上吵起来, 那就是让别人看笑话。她就提起一个两姐妹都喜欢的话题, 肯定吵不起来。

  杨玉燕问:“姐, 姓杨的那个人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呀?”

  杨玉蝉说起亲爹也是殊无敬意:“不是什么干净地方, 一个小胡同。”她想了想, 还是决定给杨玉燕提个醒, 免得到了那里见到意料之外的客人让她再受了什么惊吓。

  她说:“我告诉你个事,你要答应我一会儿到了那边不乱问,不跟别人说话, 咱们拜了年就走。”

  杨玉燕瞬间就起了好奇心:“好, 我答应你!姐你快告诉我。”

  杨玉蝉叹了两口气,搂着她说:“你知道那姓杨的以前就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不过赚了多少稿费, 妈也从来没有问过, 不知道他究竟是赚得多还是赚得少。”她冷笑道,“他一出来就带着小妻子租了房子,我想应该是赚了一些钱的。”

  不过彼时他吃喝全仗着有祝家掏钱,出去以后就发现养家糊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他那点积攒下的小金库很快就见了底,于是,杨先生就开始在报纸上写一些寻芳的文章。

  什么是寻芳的文章呢?就是替妓-女吹捧的小文,也就是广告。

  妓-女们或是从外地来的,或是妈妈们好不容易养出来,或是从别人的金屋里流落出来的。她们都要将这青春与美貌换成每天的饭菜,可是站在屋里也不会有人从屋外看到她们的芳姿就进来付钱,倚门待客难免沦落下流,这时就需要一个文笔精妙的客人替她们将艳名高高扬起。

  杨虚鹤就是干这个的,他写一些“偶然经过一条巷子……”、“那一日,我路过了那条小街……”、“时闻北方有佳人……”这样的文章开头,仿佛是不经意之间的相遇,成就的是一段风流韵事,而不是钱货两清的买卖。

  再写一写姑娘青春多少,生得是丰肌玉骨还是纤瘦袅娜,是圆脸还是方脸,是喜欢吃酸还是喜欢吃甜,是擅长打牌还是喜欢跳舞,是会唱歌还是会唱戏。自有自认与这姑娘情投意合的人闻之动心,进而愿意掏空荷包与姑娘一唔。

  最后再写出这姑娘住在哪里,要如何敲门才能入内等最重要的信息。

  将这样一篇文章发到报纸上,虽然低俗,但也有不少看客专等着凭此猎艳,更有那口袋空空的人,读一读文章便仿佛自己也嗅到了脂粉芬芳一样。

  然后报纸给一份稿费,妓-女再给一份酬金。一篇文章卖两遍,实在是赚钱的好门路。

  杨玉燕瞪大眼睛,不是吃惊杨虚鹤写这个,而是吃惊报纸上竟然登这个?

  杨玉蝉:“他凭这个结下许多善缘。大年初一这样的好日子,那些地方的人都会专门打点礼物上门拜年。”

  那就是说她这次去可以看到许多民国时的小姐?!

  杨玉燕这回真是震惊了。

  她不自禁喃喃道:“乖乖,那他这小日子过得可以啊!”

  杨玉蝉满腹愁绪,硬是被逗乐了,轻轻拍了她一下,正色道:“不许瞎说。一会儿过去了,你不要搭理她们。她们也都很懂事,并不会主动来找我们说话。也别嫌弃她们,都是可怜人。”

  杨玉燕对杨虚鹤的新妻子更好奇了,“那个谁,她就没点意见?”

  杨玉蝉:“哪个谁?到了那里要讲礼貌,好好的称呼一声杜阿姨。”她冷淡的说,“她又能有什么办法?跟姓杨的走了以后,听说家里已经是不认她了,她又已经生了孩子,拖着个孩子能到哪里去?住在姓杨的那里,好歹有饭吃有衣穿,还有老妈子侍候,孩子日后也能上学。”

  杨玉燕听杨玉蝉的意思,似乎是并不生那个女人的气。

  她这么想,也问出来了。

  杨玉蝉停了很久才说:“等你见了她就明白了。她呀,还小着呢。什么都不懂就被姓杨的给哄了,现在就算是想回头也回不了头了。”

  共同说一说杨虚鹤的恶心事,总算是让杨玉蝉和杨玉燕姐妹俩弥合了矛盾,变得有说有笑的了。

  此时黄包车已经来到了一条巷子中间,道路泥泞不堪,行人也都是破衣褴褛,这一辆黄包车还有车上衣着光鲜的两姐妹看起来跟突然闯进来的另一个世界的人似的。

  黄包车的车夫还回头提醒:“小姐们,小心你们的衣摆,可别被泥水溅脏了。”

  杨玉蝉连忙弯身把杨玉燕的大衣衣摆再往上提一提。

  她说:“快到了,那边就是。”

  杨玉蝉先跳下去了,再回来扶她:“没事,下吧,回去再擦鞋。”

  杨玉燕只好提着衣摆掂着脚尖蹦下来,抱怨道:“张妈会骂死我的。”看着鞋上沾的泥巴,她欲哭无泪。

  黄包车不会走,车夫会在外面等她们出来,再把她们送回去。

  车夫说:“小姐们,我就在路口等着你们,一会儿你们出来了,哪怕我不在也别急着走,或许我只是去一旁抽支烟,稍等等我就回来了。”

  杨玉蝉与车夫说好,牵着杨玉燕往巷子里面走,走不远就看到了一扇大门,与别的房子都不大一样的是这家大门前贴着崭新的门联与福字,乍一看,竟然像是祝颜舒写的。但仔细再一辨别就能认出不是了。

  大门是开的,门口有婆婆妈妈与小孩子,这些人看到杨玉燕和杨玉蝉走过来,连忙有人喊:“杨先生!杨先生!你家的两个小姐来了!”

  屋里立刻有人一边应着一边出来,快步走到门前,看到杨玉燕与杨玉蝉后,露出个笑:“小蝉,燕燕,我一早就在等着你们呢!”

  这便是杨虚鹤了。

  杨玉燕站定了打量他,看他个头不高,头大肩窄,刻意挺起的胸膛与一个形容词 “鸡胸”甚为相配——真有点像张妈买回来的大公鸡的胸,特别是抓起两只翅膀时。

  他戴着一副圆眼镜,梳着向后的大背头,穿一件衬衣西裤,一件已经破了洞又补起来的羊毛背心。

  他用欣喜而慈祥的目光望着杨玉燕,伸手说:“燕燕,来让爸爸好好看看!”

  杨玉燕的话都在嘴边上:“我住院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来看我?”

  杨虚鹤脸上的欣喜瞬间褪去,化为伤痛。可能是他发现杨玉燕不好对付,放弃她,转头对杨玉蝉笑着说:“小蝉,多谢你把妹妹带过来,我都好几年没见到你妹妹了。”

  杨玉蝉也不想跟他说话,只是点点头就算。

  不料杨玉燕没受到应有的关注,追问道:“我问你呢,我住了半年医院,你是没听到消息还是我妈把医院大门堵上了不让你来还是你怕来了就要掏钱啊?”

  杨虚鹤这回终于有点惊讶的看向了他的小女儿。他离家时对杨玉燕的印象还是那个有些害羞的小姑娘,以前别说让她当着他的面说这么一大长串的话了,就是在她妈妈和姐姐面前,她也不是很爱说话的那一个。

  杨虚鹤再次跳过不好回答的问题,只是感叹:“燕燕,你长大了。”

  然后一马当先向里走,将两个刺头女儿都放在后面,他一个人在前面大步流星的喊:“小杜,小杜,燕燕和小蝉来了,你快出来!”

  刚才就在旁边的婆婆妈妈们都低着头暗自发笑,对杨玉燕充满好奇,悄悄指指点点。

  杨玉蝉牵着杨玉燕往里走,小声说:“刚才没人你说两句就行了,一会儿进去可别再发脾气了。”

  杨玉燕冷哼。

  杨玉蝉:“你问他,他也不会答。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最擅长推卸责任了。”第一年她来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敢出来,只让那个女人出来接待她呢。

  走到门前便有两拨人刚好告辞出来,杨玉蝉牵着杨玉燕先避到一旁,让人家先走。这两拨人走之前还客客气气的向杨玉蝉和杨玉燕点点头,他们走了以后,杨玉蝉才小声跟杨玉燕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

  哦,是妓-女吗?

  杨玉燕连忙回头看,却见她们穿得普普通通,衣服也都是宽宽大大的,颜色也多是蓝色与绿色等深色,并不鲜艳,行动间也并不如何妖娆动人。

  只有一点,就是她们全都是年轻女人,十二三的有,十四五的有,十七-八的也有。

  杨玉蝉又扯了她一下,她才转回来,跟着一起迈进门。
为您推荐

@守着阳光守着你 . https://www.juzibb.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守着阳光守着你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