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5|上课(下)(1/2)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女性是天生的弱者。

  祝颜舒以此做开场白, 自然引起一大波的轰动。以傅佩仙为首的女同学顿时就要站起来跟她辩一辩了。

  毕竟,她们一直以来倡导的就是女性并不比男人差什么, 这才是男女平等的主调。祝颜舒这么讲, 傅佩仙等人就以为她是那种专跟女人做对,教导女人回家的守旧派。

  有女同学不愿吵架, 就起身准备离开, 以表示自己不愿意再听祝教授讲课来反对她。

  祝颜舒转身就在黑板上挂了一个解刨图, 一半是人身, 一半是骨骼血肉那种, 瞬间教室里又是一波大轰动, 比刚才还厉害。

  几个站起来要走的女同学看到男性裸体等身大图, 啊呀一声就捂住脸。

  这就走不成了。

  祝颜舒笑道:“同学们坐下来, 坐下也能看清。”

  教室里大笑起来,站起来的女同学舌头都被吓短了,赶紧就又坐下了。

  连吓两次人, 就把这课堂的气氛抓在自己手里了。

  这个是代教授出的主意。

  他给祝颜舒讲:“这些学生, 大部分都不是从小听先生上课的人。他们野的很,不好教。所以你一上去,不要想着跟他们讲道理, 要先吓住他们才行。”

  他借出了那副手绘的解刨图, 这是他在英国上学的时候照着教授书房里的那张图一笔一划临摹下来的,为了临摹这张图,他提议大家一起捉弄教授,每个周末都自掏腰包从城外请一个妓-女来装成是学生家长或女仆来勾引教授。

  教授离开书房, 他就钻进去偷画,并在教授回来之前将画放回原位。

  这个把戏玩了四周,直到他画完整幅。

  不过却成了他们那个寝室的保留曲目,专用来捉弄教授。

  西方医学有一个很长的蒙昧期。那时国王生病也只有放血、灌肠这些粗暴的手段来治病。

  因为神学的过度发展,生病只需要祈祷就能康复其实不是邪-教发明的,在当时祈祷以及向教堂捐钱就可以治病是教会敛财的一大法宝,用了好几百年呢,骗过的王公贵族不计其数。

  那时西方没有草药,也没有系统的医学。

  解刨学的起源也不是因为要治病,而是为了找到灵魂的源头进行的神学试验。

  达芬奇就留下了许多解刨的手稿,在那个时代,他要不是把人皮剥了,很难说是怎么画出那么正确又完整的肌肉束群的。

  代玉书当年去留学,接触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那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也是令他恐惧的。

  他恐惧的是……这些东西,他的国家都没有。

  他想把这些没有的东西都带回来。但人力有穷尽,他现在只能盼着能教出更多可以走出国门的学生,他们像接力一样,把外国的东西,把中国没有的这些东西,都搬回来。

  但也不是学校里的所有学生都见过这幅图。

  倒不是代玉书自己舍不得,他巴不得学的人多一点呢。

  但学校里的教授中都有人无法接受,一些人就认为这简直就是刑图,一旦流传出去,就会成为上刑的工具书了。

  知识是没有善恶的,重点是使用它的人是谁。

  代玉书也担心这幅图真的成了某些恶人的帮凶,所以除了对他看好的学生,对此又有兴趣的,他会借出之外,其余的时候他只用它来吓人。

  这一回就借给祝小姐来吓人了。

  他在拿出来以前还担心祝小姐接受不了,打了很多埋伏,不料他一拿出来,祝小姐就说她以前也在家里见过一幅,祝家以前还收藏有一张达芬奇的手稿,画着一支手,有小臂和五指。

  当然,是没皮的。

  有达芬奇的签名,画法也十分的写实,手虽然没有皮,肌肉束都是露出来的,还有白色的筋,但手的姿态却非常的自然,完全感觉不到恐惧感,就像是一只活人的手,优雅又从容。

  显然画这只手的画家并不是照着一只死人的手画的,他画的东西在他的心里,而不是在眼前。

  代玉书艳羡不已,忍了又忍,没有问这张手稿现在还在不在。唉,他只能盼着日后与祝小姐成为朋友之后,能借来看一看。

  他得知祝小姐在年轻时的学过的东西多而杂,这也多亏祝家藏书丰富,家风开明,彼时祝老先生善于交友,与诸多学者文人都有交际,祝小姐也有许多学友相伴,她的各种知识都是打过底子的。

  其中,人体生物学的知识,她也是有的。

  在明末时,就有西人乘船而来。到了清朝,西人与中国的交流更加的频繁。

  西人中是有好人的,代玉书在英国求学时就遇到过不少友善之人。

  但其中也不乏恶人。

  将中国穷人当成实验工具这种事,并不是街上的传说而已。

  祝颜舒也记得很清楚,在她还小的时候,祝老爷子就对她说不能一个人出门上街,也不要一个人跟着西人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穿着西装还是穿着修女服,都不行。

  她本性开朗好交友,又擅长西语,本来并不介意跟西人交朋友的。但祝老爷子接着告诉她,在他小时候,广州那里就发生过西人将中国人切成块的恶事。

  至于为什么要将人切成块,那当然不是为了吃。祝老爷子就请人来教了她什么是人体,什么是关于人体的科学。

  祝颜舒对代玉书说:“我当时吓坏了,足有半年都不敢看到西人,连家里的女仆我都不想看到,慢慢才好了。”

  先是恐惧,然后是厌恶,最后才变成了接受。

  “我娘跟我说,越是怕的东西,越要去了解。了解以后再想办法,办法就好想了。”她怀念的说。

  祝老太太温柔贤惠,她的智慧是藏在心里的,藏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她不像祝老爷子那样“满口大道理”,但她留给祝颜舒的东西更加珍贵。

  有了家庭带给她的积累,祝颜舒今日才能站在讲台上,指着身后的图说:“你们知道人身体上有力量的东西是什么吗?是肌肉和骨骼。你们知道男人身上的肌肉有多少,骨骼有多重,女人呢?”

  傅佩仙等人已经听得入了迷。

  她们上过生物课,也学过生理卫生,但只是那教导她们认识男性与女性性-器-官的讲解就已经让她们不敢去听了,所以更深的东西就更加不知道了。

  未知的才更吸引人。

  傅佩仙从不知道,原来男人的骨骼比女人更重,肌肉比女人更大,男人与女人都是天生如此,而这就是祝教授说的天生差异。

  祝颜舒两手撑在讲台上,气势万钧的说:“男性与女性的体力差距巨大,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盲目的说男人做的事女人都能做,这是荒唐,是不顾科学的假说!”

  傅佩仙等女同学都沉默了下来
为您推荐